当前位置:[首页 > 悬赏翻译 > 高额悬赏 > 最新章节 章二十六 暗流涌动]

最新章节 章二十六 暗流涌动

发布: 2017-11-13 22:11 | 来源:www.jptranslate.com | 查 看:

(猫扑中文 )    辰御天听得微微点头。

    “有道理。那么依先生之见,这个圈套,会是针对何人而设下的呢?”

    闻言,所有人目中都涌上些许沉吟之色。

    的确,所谓圈套,必然是针对特定的对象而设。那么,叶弘设这个圈套,其目标又是何人?

    这确实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公孙摸着下巴想了想,再次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密信。

    倏然,他注意到了上面的五个字。

    悬赏第一人!!

    看着这五个字,公孙思虑良久,蓦然,一道精芒在其目中,一闪而逝!

    “难道说……”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不错,这正如你所想那样。”

    公孙惊讶,“若真是如此,那么事情可就有些复杂了。”

    辰御天点头。

    其他人看着不停打哑迷的二人,心中既是好奇,又是着急。

    感受着周围数道刀子般饱含“善意”的目光,辰御天微微苦笑,正欲开口,却听下方雪天寒忽然说道:

    “公孙,你刚才可是想说,这个圈套的目标,便是花蝴蝶?”

    闻言,四座皆惊!!

    “什么,花蝴蝶?”

    唯有辰御天微笑着点了点头。

    而他这个动作,对于其他人而言,无异于惊涛骇浪,震惊,瞬间淹没了他们的心神。

    一丝诧异,涌上每个人的脸庞。

    “为什么……是他?”

    辰御天轻轻一笑,从怀中取出了一方白色的绣帕,对众人道:“给你们一个提示:悬赏第一人!!”

    “悬赏第一人?”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

    这“悬赏第一人”与叶弘设下陷阱所对付的对象有什么关系么?众人冥思苦想,却依旧想不明白。

    唯有凌妙音在看到辰御天手中的白色绣帕之后,目中忽然一道精芒闪过!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

    在场众人顿时更加好奇。

    辰御天微微笑着,站了起来,看了众人一眼,问道:“你们难道都忘记了,我们可是都知道一个最喜欢对悬赏第一人下手的杀手啊!”

    闻言,众人恍然大悟!!

    “啊……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原来是这样!”

    辰御天微微点头,事情其实并没有众人想的那么复杂。

    抛开其他的不谈,如果叶弘上悬赏真的是一个圈套,那么他最有可能针对的对象,便只有一类,即那些想要取其性命换取高额赏金的杀手!

    想通了这一点,其他的便简单多了。

    虽说江湖中会因为高额赏金而动手之人绝不在少数,但是,能够让叶弘利用自己做诱饵引出的目标,定然不可能是一些在江湖中没什么名气的小角色。

    所以,叶弘设下的圈套,对付的一定是一个江湖中鼎鼎有名的杀手!

    而这样的杀手,在江湖中,不算太多,但也不少。

    因此,叶弘选择成为江湖悬赏第一人之事,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既然他选择上榜,而且选择了悬赏第一的位置,那就说明,他所要对付的角色,定然只有在这个位置才能行。

    而江湖中能够和“悬赏第一”这几个字眼扯上关系的杀手,就只有向来只杀江湖悬赏第一的花蝴蝶了。

    所以,叶弘此举,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对付花蝴蝶!!

    当然,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叶弘上榜此事,的的确确是他的一个阴谋的前提上,否则,一切都只是空谈。

    不过,对于此事,辰御天并为怀疑!

    虽然目前还没有切实的证据能够证明叶弘上悬赏之事是一个圈套,但凭借自己两次与其交手的经验以及多次办案形成的直觉,他几乎可以肯定,事情,与他们的分析相比,怕也没有多少出入。

    凌妙音脸上恍然未消,心中却又再度生出了疑问。

    “那……叶弘又为什么要突然对付花蝴蝶呢?”

    “这个么……”霍元极沉吟半天,看向辰御天三人,“对呀,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要对付花蝴蝶的,不是他。”

    辰御天道。

    闻言,众人皆奇怪,要对付花蝴蝶的不是他,那他为什么还要设下针对花蝴蝶设下陷阱呢?

    简直说不通啊!

    “为何如此说呢?因为,要对付花蝴蝶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叶弘,同样属于这个组织。所以,哪怕无冤无仇,他也必须要设计花蝴蝶。”

    听到这话,雪天寒的眼睛猛地一亮!!

    “你的意思是……要对付花蝴蝶的,并不是叶弘一个人,或者说真正想对付他的,是覆天教!”

    “覆天教”三个字一出,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难以置信!!

    无他,实在是“覆天教”这个名字,在他们心中太有分量了。

    这个从头到尾都包裹着一层神秘色彩的组织,无论任何人,任何事,一旦与这个组织扯上了关系,那就会变得非常麻烦。

    这实在不是众人愿意看到的结果。

    “那覆天教,又为什么要对付花蝴蝶呢?以花蝴蝶在江湖的影响力,应该不太可能与这个组织扯上……”

    说到此处,霍元极突然愣住了!

    的确,以花蝴蝶在江湖中的影响力,是不太可能与覆天教这样的庞然大物有任何关系。但事情从来都不是绝对的……

    他的心中,不禁浮现出了一道身影……侯青凌!

    当初的侯青凌,以身份论,也不太可能与覆天教有关系。但后来证实,他是八大圣族之一的轮回族后裔,该族的血脉,正是覆天教的目标!

    莫非,这一次,也会是这样……

    霍元极不敢再往下想了……若事情真的跟自己所想的一样,那么这次的事情就会变得无比复杂了……

    辰御天笑道。

    “覆天教行事,向来都是神秘莫测,寻常人,很难知道他们行事的目的。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做出一些推断。例如,我们知道,覆天教在上一次的事件中,从皇宫偷走了封龙录。”

    众人点了点头。

    “我们事后也都知道,这封龙录,是开启封龙圣地的钥匙,但是想要开启封龙圣地,除却钥匙之外,他们还需要守门人的血方才可行。对吧?”

    众人再度点头,这些都是之前四圣说过的话,自然不可能有错。

    “那么,综上所述,目前覆天教已经掌握了找得到封龙圣地的地图和钥匙,只差一滴守门人的血液,就可以打开尘封多年的圣地封印!如果是你们,那么下一步的目标,会是什么呢?”

    话落,武动天不假思索答道。

    “当然是找到封龙族后裔,从其体内获得守门人的血液,从而开启圣地……”

    说到此处,他也愣住了!

    不仅如此,其身旁的林刀、唐凤玲、凌妙音在听到这话后,也都愣住了!

    下一刻,一丝极度震惊之色,泛起!

    “难道说……”

    所有人都是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瞳孔微微收缩。

    这时,辰御天忽然叹了口气。

    “没错,我们怀疑……花蝴蝶,很有可能便是那名封龙后裔……”

    惊人之言,无声之叹,在出口的刹那,换来的,却是满堂的沉默与寂静!!

    没有人能够体会,大家现在,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他们调查花蝴蝶杀人案,本就是为了将这个杀人如麻的杀手缉捕归案,让他受到律法的制裁。

    可如今,他们要追捕的凶手,却摇身一变,成为了封龙族的后裔,这……

    众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若那花蝴蝶真的是封龙族后裔,那么他们不但不能抓,不能杀,还要尽力保护他的安全。

    否则,一旦让他落入覆天教的手中,那么后果,必然不堪设想!

    这真是……憋屈啊!

    此时此刻,包括辰御天在内,所有人的心中,都只剩下了这样一个念头!

    这叫什么事?

    明明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也难赎罪,现在却必须要凑过去给人家做保镖,这种事情,换了任何人都不会高兴……

    辰御天无奈的叹了口气。

    但叹气归叹气,事情总还是要做的。

    于是,在沉吟了半晌之后,辰御天终于开口了。

    “罢了……无论如何,花蝴蝶杀人无数,理应为此付出代价!哪怕他真的是封龙族后裔,也不能例外!”

    “但,我们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落入覆天教的手中,所以……”

    “此事,我们有必要从旁协助,暗中保护,以免他中了陷阱落入敌手。”

    “待此事过后,我们再对他所犯下的错误一一进行惩罚……大家觉得如何?”

    听罢,公孙摸了摸下巴想了想。

    “此事可行!毕竟,封龙族一事关乎到天下的安危,实在不能袖手旁观!”

    “我没意见。”

    “我也没意见。”武动天大笑,“虽然我对花蝴蝶杀人的行为很不齿,不过相比之下,还是天下苍生更加重要。”

    “我无所谓。”林刀微微点头。

    看着众人一个个点头表示同意,辰御天的脸上泛起一丝开心的笑容。

    “可是……”凌妙音道,“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花蝴蝶藏身何处,真实身份又是何人?要怎么对其进行暗中保护?”

    闻言,辰御天忽然笑了。

    凌妙音不解,“辰兄,你笑什么?”

    “妙音,对花蝴蝶暗中保护,我们未必就要知道花蝴蝶的藏身之处以及真实身份。我们,只要看紧一个人就行了。”

    “哦?是谁?”

    辰御天顿时笑得更加厉害了,只见他缓缓张口,吐出了两个字。

    “叶弘!!”

    凌妙音惊讶!

    叶弘?此人的藏身之能与花蝴蝶相比只高不低,花蝴蝶的藏身之处现在都找不到?能找到叶弘的藏身之处?

    不可能吧!

    “既然他设下了这个陷阱,那么势必就会暴露他的行踪。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他想要的猎物,可以自投罗网。不是么?”

    ……

    辰御天的猜测并没有错,叶红的行踪的确早已暴露。

    而巧合的是,那暴露其行踪的,正是在江湖中以交易消息出名的明楼!

    明楼将其每一天的行踪都掌握的清清楚楚,今日在何处,做了什么事,见了什么样的人等等信息被明码标价的挂在明楼之中进行贩卖,虽然这条消息的价格并不便宜,但是比起那笔让人心动的悬赏金,自然算不了什么。因此,不少杀手皆是在明楼购买了信息后,便直奔目标所在。

    只不过,叶弘又岂是能够任人**的软柿子?

    三天!

    仅仅三天,便有十多名江湖中一流的刺客杀手,一去不返!

    江湖中人都很清楚,这些人怕是当猎人不成反被人家当成了猎物,结果可想而知。

    不过,随着这些人的折戟成沙,那原本就极为高额的悬赏金,竟然再度提高了一番。

    这,自然在轰动江湖的同时,也引起了更多人的眼红,更多的杀手从明楼买到叶弘的行踪,准备赚发这一笔财。

    他们此去的结果,究竟是生是死,尚且不得而知。

    但他们之前的那些榜样,与叶弘对战的详细经过,此刻已经被人写成了一份份报告,摆放在了馆驿内辰御天的房间中。

    看着这一份份整理出来的报告,辰御天与公孙的眉头皱的十分厉害。

    “很明显,他杀这些人所使用功力,最多都只有超凡脱俗巅峰。”公孙翻阅着一份份报告,凝重开口。

    “嗯。他是想要借此麻痹花蝴蝶,让他以为自己只有超凡脱俗的功力。”

    辰御天点了点头。

    “隐藏真实实力,麻痹对方,好让对方大意轻敌么?”公孙眉头再皱,“很烂的计策。”

    “计策不怕烂,只要有用就行。而很明显,就目前而言,他的计策很有用。”辰御天笑了笑。

    “说起来,你是什么时候有权利控制玄天卫的?我们居然都不知道。”

    公孙看了看辰御天。

    玄天卫,是大玄王朝独属于天子掌握的一股地下势力,这股势力平时只听命于天子,主要负责各种情报的收集和汇报,可以说是大玄王朝最为庞大的一张地下情报网。

    然而这样的一股势力,却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归属于辰御天所用。

    公孙看着眼前的这一场场战斗的详细情报,这些便是这股势力的杰作。也正因此,他才知道辰御天竟然暗中掌控着玄天卫这股地下势力。

    “那个啊……是这次出巡的时候,陛下为了让我们能够尽快将叶弘缉拿归案,故而特别批准我可以暂时使用这一股地下势力。不过等抓到叶弘,就必须要交回使用权了。”辰御天解释。

    公孙点了点头,又道:“对了,那件事情,真的就如同你所说的那样么?那个泄密之人?”

    辰御天微微摇头,“此事我也不太肯定,所以才会请天影和凤玲代为监视那二人,希望能够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嗯。”公孙点头,随即摸了摸下巴,“说起来……这次决定暗中保护花蝴蝶,你的目的应该不仅仅只是想保护花蝴蝶不落入覆天教之手吧?”

    辰御天笑了。

    “我的确是有趁此机会将叶弘缉拿归案的想法,不过我想希望不大。”

    “这倒是。”公孙微微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霍元极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不好了!现在外面都已经传开了,说是花蝴蝶要亲自出手取下悬赏第一叶弘的性命,而时间就在今夜!”

    听到这话,辰御天立刻放下手中的情报站了起来。猫扑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