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语考试 > 日语词汇 > 江歌案下午宣判 陈世峰律师:中国舆论不应影响]

江歌案下午宣判 陈世峰律师:中国舆论不应影响

发布: 2017-12-22 16:41 | 来源:www.jptranslate.com | 查 看:

庭审过程中,陈世峰起初极度冷静,似乎是在叙述与自己没有太大关联的事,一点情绪波动都未表现。但之后却突然进行180度大转变,在法庭上痛哭流涕,这令人难以想象。

“你们辛苦了,欢迎远道而来,来我国法院。”

第四日下午庭审前,陈世峰的律师中岛贤悟在经过法院四楼电梯口时,对身边的中国记者用中文轻声说道。

江歌案下午宣判 陈世峰律师:中国舆论不应影响

陈世峰的辩护律师中岛贤悟

休庭时,旁听席的人稀稀疏疏地走掉大半。陈世峰在结束庭审后到休息室前与中岛有一分钟不到的简短交流,然后就被带到了小房间内。法庭内只剩中岛坐在原本的律师席位。

拿着裁判所一层自动贩卖机的茶饮料,中岛喝了一口便拧上盖子,目不转睛地观察着旁听席的中国人,并未躲闪旁听席上与他对视的眼神。

陈世峰的律师:

日本司法不应受中国舆论影响

对陈世峰的几天庭审中,中岛律师手上一直握着几页被标注得密密麻麻的纸,略前倾弓着身子,用比检方快上一倍的语速提问陈世峰。

经过一次休庭,当陈世峰再吃进入法庭后,解开手铐的一分钟时间里,中岛迅速用日语提醒他:“法官刚才也说你了,回答问题时你要先说结论,不要说的太长。”

中岛甚至在向陈世峰提问“你能想象江歌遇害当时的心情吗?” 时,自己先哭出声来。

庭上偶尔可以听到他修正或是追问翻译员翻译不准确的信息,甚至会重复几个关键的中文句子,如刘鑫报警录音里开头的那句“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通过几次简单的中文翻译修正和强调,可以看出他具备一定中文基础。

18日的庭审中,他对于中国关于江歌案的舆论做出了这样的说明:陈世峰已经受到了社会的制裁,中国媒体和舆论直接把未确定的作案过程当作事实报道,约450万人签名请求判陈世峰死刑也是基于这样的报道。

他向法官强调,日本司法不应该受中国舆论影响。

据中岛贤悟所在公司网站的信息,中岛2000年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科,4年后通过日本司法考试。2007年1月后,中岛在东京都两所知名事务所工作过。在获得律师资格证后,中岛代理过很多与中国相关的案件。

“站在顾客的立场,从法律的专业角度提出解决方案以及预防对策。容易理解和亲切的语气得到好评。” 这是中岛的任职机构网页上对他的描述。

此次他以“中岛综合法律事务所”律师的身份为陈世峰进行辩护。

中岛的另一个身份是“上海迪司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董事。该公司资本金为5500万日币,在中国上海和日本东京均有办公室。该公司主要服务于有意在中国设立公司的日本企业和个人。该公司在其网页上宣称,能够与中国地方政府进行协调,提供专业、尽责和有交涉能力的律师,能够灵活处理各地的法律事务。

陈世峰在最后陈述中

向日本国民道歉

18日是最后一天开庭,庭审地点也变更为813法庭。经过一周的庭审,陈世峰的状态已不如前几日,从始至终皱着眉头,不发言的时候则将头深深垂下。

陈世峰在最后陈述时的“道歉”,充斥着一种中国人很难理解的日式思维。

在对受害者逐一道歉后,他继续说道:“对于全体日本公民、在日本生活的外国人尤其是留学生团体,因为此事让你们对日本治安产生不安,我很抱歉。”

“从逮捕到审判耗费了无数人力财力,对于国民的税金,国家基盘,我感到非常抱歉,无地自容。”能提到消耗了日本的国民税金已经很令人惊讶,“国家基盘”更是一个在中文里不存在的日语词汇。

无论从逻辑还是用词上,这无疑更像是一个日式思维的道歉。在现场旁听的中国人普遍认为陈世峰的道歉缺乏诚意,而一位日本旁听者却表示,“虽然中国人可能不会想到国税问题,但是对我来说,这样听起来很顺。他对所有方都表示了抱歉,添了麻烦,这对法官和陪审员一定会起作用。”

开庭几日,陈世峰在法庭上多次被主法官警告或打断。

第五日上午的庭审开始时,鉴于陈世峰此前的庭审表现,主法官家令和典严厉警告陈世峰:“回答问题要简单、冷静。”

庭审过程中,陈世峰试图指出刘鑫证词中的漏洞:“关于门,我真的很好奇,刘鑫在案发后被带到警车里,供述书上明明清楚地写道,她听到门外,门把手转,使劲敲门。那时刚经过不久的事,一定是最真实的。后又说门没有锁,没有关门,后来说不记得了。这么大的漏洞,为什么没人去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