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诗人德尔托罗:我也是杜甫的后人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5-28 15:29

[摘要]“墨西哥的中国诗,大多是从汉语到日语再到西语,或者从汉语到英语或法语翻译而来的。很幸运的是,这让我们不知道诗歌从哪里开始,或到哪里结束。”

采访:陈默 翻译:于施洋 校对:殷凌霄

墨西哥诗人德尔托罗:鲍勃•迪伦是弹吉他的诗人

德尔托罗在扬州个园

得知要来扬州参加诗歌节,动身前,69岁的诗人安东尼·德尔托罗(Antonio Del Toro)在墨西哥城又读了一遍唐诗。它们都是他的诗歌前辈——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墨西哥著名诗人奥克塔维奥·帕斯翻译的。

德尔托罗是当今西班牙语世界最有代表性的诗人之一,曾获墨西哥阿瓜斯卡连特斯诗歌奖、卡洛斯·佩利赛尔伊比利亚美洲诗歌奖、维克托·桑多瓦尔拉丁诗人奖等文学奖,也是墨西哥文学基金会诗歌导师。他和5位来自西班牙、哥伦比亚、洪都拉斯、古巴的西语诗人一起,参加了今年10月底的国际诗人扬州瘦西湖虹桥修禊活动。这一活动在2013年由唐晓渡和杨炼发起的,今年办到了第四届。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邀请的国际诗人,集中于西班牙语诗歌界。

在国际诗人扬州瘦西湖虹桥修禊活动的诗歌研讨会上,德尔托罗多次谈及帕斯。他比帕斯小33岁。在加入帕斯主办的Vuelta杂志主编团队时,他与之结识。“帕斯有一个很大的特点:他的思想和他写的东西没有一个终点,永远是开放的,是可以继续发展和完善的。”德尔托罗说,这种语言和思想的活力,是他一直想从帕斯身上获取的。

德尔托罗也提及墨西哥当代诗歌的变迁:帕斯那一代的诗人非常关心政治,到了德尔托罗这一代,诗人更在乎个体的独立创作,对诗歌的历史和个人在其中的位置,已经不那么关注了。

以下为腾讯文化与德尔托罗的对话。

鲍勃·迪伦是弹吉他的诗人

腾讯文化:你和帕斯是怎么认识的?帕斯的作品里,什么特质给你的影响最深?

德尔托罗:我曾给帕斯的杂志写稿,所以我们有一个交集。那时帕斯已经非常有名,我只是一个晚辈。

我不太喜欢“影响”这个词。很多时候我们是一种相互的感染,在阅读中会有一些感受。帕斯就像一个湖,人走了,只要水还在,你都可以去取用。

墨西哥诗人德尔托罗:鲍勃•迪伦是弹吉他的诗人

帕斯

帕斯有一个很大的特点:他的思想和他写的东西没有一个终点,永远是开放的,是可以继续发展和完善的,有时甚至是自相矛盾的。我曾编过一本帕斯的诗选,序言题为《一个更为鲜活的太阳》。这种语言和思想的活力,是我一直想从帕斯身上获取的。

腾讯文化:让我们再说说西语世界里另一位著名的诗人博尔赫斯。很多人把他看作小说家,但他的诗歌也很有名。你如何评价博尔赫斯的诗?

德尔托罗:博尔赫斯本质上是一个诗人。我有一篇文章就叫《诗人博尔赫斯》。他完全不受文体的影响,故事里有杂文,杂文里也有诗歌。他一直在这些文体中穿梭,而穿梭的线索,就是诗意。他对先锋派诗歌局限性的认识,比其他先锋派代表人物都要早。

我读得最多的三位诗人是马查多(西班牙诗人)、帕斯和博尔赫斯。虽然我记性不好,博尔赫斯的很多诗我都能背,他的很多作品从音韵和智识角度看都组织得很好。比博尔赫斯更为年轻、现代的诗人流行过后,博尔赫斯总会留下来的。

作为一位叙事文学作家的博尔赫斯更为突出,可能更为耀眼,但并不是说有光芒就是最好的。博尔赫斯的作品是非常内心化的,是从文学诞生以来就一直在写的东西。他的作品把所有的文学时间都浓缩在一起了。可以读一下他的《白鹿》,所有的时间都在这里面了。

墨西哥诗人德尔托罗:鲍勃•迪伦是弹吉他的诗人

博尔赫斯

腾讯文化:博尔赫斯说过一句话:“长久地来看,也许我的成败将取决于我的诗篇。”

德尔托罗:在他的任何诗歌中,都集合了所有的文学时间。他的每一部作品中都有博尔赫斯,而博尔赫斯又是他所有作品阅读下来的总和——英语文学和法语文学的精华就像花的香气,不管开过多少花,它们都充盈在那个地方。

腾讯文化:你说博尔赫斯本质上是一个诗人,鲍勃·迪伦也把自己首先定义为一个诗人。你听过鲍勃·迪伦的歌,对此认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