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翻译 > 日语视频 > 龚怡宏:日本因何衰落,美国如何强大,中国挑战在哪里]

龚怡宏:日本因何衰落,美国如何强大,中国挑战在哪里

发布: 2017-12-07 20:26 | 来源:www.jptranslate.com | 查 看:

[摘要]谈起人工智能,有人说,如今主要是中美间的竞争。然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日本,何尝不被世人认为是美国强有力的挑战者。

编者按

谈起人工智能,有人说,如今主要是中美间的竞争。然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日本,何尝不被世人认为是美国强有力的挑战者。不过,时过境迁,日本的IT产业却没有出现人们期待的持续繁荣。成败之间,值得思考与总结。不久前,《知识分子》前往西安交通大学曲江校区拜访了龚怡宏教授(发稿前不久他新当选为IEEE会士, IEEE Fellow)。他从科研,教育甚至文化层面,谈了日本何以衰落,美国因何强大,中国又面临哪些挑战。

撰文|邸利会

责编|李晓明

知识分子为更好的智趣生活ID:The-Intellectual

●●●

1982年,作为北京邮电大学选中的公派留学生,龚怡宏赴日本东京大学求学。那年他19岁,中国刚刚改革开放,高考也才恢复不久。

赴日留学的预备人员在此前一年都会集中到位于长春的东北师范大学,进行为期一年的日语强化培训。这个预备学校是1979年3月根据中日政府间教育交流协议而建,按照官方的说法,是“中日邦交正常化后,两国教育合作交流的最大项目”。

当时教日文的是清一色的日本老师,从日本文部省派过来。在头半年,主要是学日文,由于中国高中的数理化和日本不同,后半年,他们还补了一些数理化的课。一年以后,龚怡宏和同学们参加了日本文部省的统考,他最终被分配到东京大学读书。

派去日本读本科一共持续进行了五期,龚怡宏是第四期。在东大,从本科到博士,除了攒点零花钱回国看看父母同学,龚怡宏这一读就是9年,经历了日本IT研究的鼎盛时期。

龚怡宏:日本因何衰落,美国如何强大,中国挑战在哪里

初识日本

知识分子:那个时候中日高校的差距没办法比吧?

龚怡宏:我在日本的9年,可以说是日本近代史上发展的一个鼎盛期。我离开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日本的泡沫经济开始走向破灭的时候。像东京大学教我们课的很多老师,当时在世界上都是知名的学者、教授,见多识广,学术功底非常深厚。那时候咱们国家的高校,师资力量非常薄弱,经过十年文革浩劫,人才出现了断层。要不就是50、60年代毕业的那些老教授,要么就是工农兵学员,这些人知识的基础都不是很牢靠的。

知识分子:那个时候,计算机,机器人在日本也很火吧?

龚怡宏:对。那个时候,日本在经济发展的鼎盛期,我感觉到遍地是黄金。公司愿意拿出大笔的钱投入到研发上面,现在回过头来看,实际上日本这些年经常都有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的成果,大多是80年代做出来的。那个年代日本社会跟我们现在的中国感觉有点像,有的是钱,充满了活力。公司、政府都投入大量的财力、物力来支持研发。

知识分子:您的博士研究是视频内容分析,多媒体?

龚怡宏:对,实际上跟现在的机器学习关系是非常紧密的。机器学习在那个年代,曾经火过一段时间,就是人工神经网络。不少老师、同学在做这方面的研究。那个时候一般的学术会议,基本上现场每一个参会的人,都会拿到一本会议论文集;可去神经网络的会议,论文集有7到8本,一般的人都背不回去,所以当场就提供快递服务。可以看出来,那个时候神经网络研究非常火。从1987年到1992年前后,火了大概5、6年的时间。

知识分子:那时候为什么会那么火呢?

龚怡宏:讲起神经网络的历史,真是经历了一个挺漫长的发展阶段。一开始,50年代美国的科学家做出了一个单层的神经网络,当时火了一段,但是很快人们就发现,实际上它能做的事很有限。后来,就进入低潮期了。那个时候,也有人试图弄一个多层的,更复杂的神经网络。但是,神经网络这些参数,它没办法自己通过学习来得到,要人来设定。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没有实用性。到了1986年、1987年,一个加拿大的著名教授叫Geoffrey Hinton,他提出“反向传递法”,这之后,多少层的神经网络,它的这些权重参数都能通过学习,自动获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他的这个方法,到现在大家也都在用。一下子就点燃了神经网络的第二次热潮,大家就觉得这个好像有戏了。

知识分子:那时候的机器学习已经是以神经网络为重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