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韩语学习 > 听说 > 《战地1》的装甲列车 后来在中国东北神秘消失?]

《战地1》的装甲列车 后来在中国东北神秘消失?

发布: 2017-11-28 20:27 | 来源:www.jptranslate.com | 查 看:

  “最高执政”与混血恶棍

  作为众多列车中火力最强的一辆,“雏鹰”号也被置于了漩涡的中心,在其众多觊觎者中,格里戈里·谢苗诺夫就是其中之一。对这位恶棍的早年生平,至今人们所知甚少,有人猜测他是哥萨克的后代,后来因为战争而飞黄腾达——1917年,他从政府那里获得了一纸命令,负责招募一个哥萨克-蒙古骑兵师对德国作战,但十月革命之后,谢苗诺夫立刻把他们改编成了自己的私人武装,另外,他还得到了日本情报机构的大力支援。

  凭借这支部队,他在1918年夏天横扫了整个外贝加尔地区。同时,他还改装了9台装甲列车,在其所经之处,旅客和居民会遭到劫掠——如果遭遇激烈抵抗,这些列车就穿城而过,直到抵达下一个毫无戒备的城镇。

游民星空

  格里戈里·谢苗诺夫(1890-1946)生于外贝加尔,身上有哥萨克、布里亚特和蒙古人的血统,他在1908年参军,十月革命后,他率雇佣军占领了贝加尔湖以东的广大地区,并实施了残忍的统治

  一位历史作者评论说:“在白色军阀中,格里戈里·谢苗诺夫是最自私、刻毒和狡猾的一个,但也很少有人像他一样,会对装甲列车的作用有着如此深刻的认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谢苗诺夫的列车就像是冲进了羊群的野兽一样猖獗,但在1919年之后,由于红军的大举进攻,他也逐渐意识到,自己的“黄金时代”正在一去不返。出于与生俱来的本能,他开始筹划袭击捷克人,并以此充实自己的兵力。按照一位白军军官的回忆,在其装甲列车部队的老巢摆放着一座沙盘,上面标注了所有列车的动向,而在其中,“雏鹰”号用了最鲜艳的红色小旗来表示。

游民星空

  1919年冬天,经停阿德里安诺夫卡(Adrianovka)的“雏鹰”号列车,这里也是谢苗诺夫装甲列车部队的老巢

  计划正在酝酿,而1919年末、捷克军团与白军的一次冲突则为此提供了机会。不仅如此,这次冲突还从根本上改变了远东局势,并把一位高傲的独裁者猝然置于了死地。

  这位独裁者就是高尔察克。当鄂木斯克陷落后,他立刻率领部下乘向东撤退,由于此时已经没有西行的列车,因此,他决定将难民全部赶到南侧的车道上,而他的专列则单独占用北部车道,以便昼夜兼程逃往海参崴市。

游民星空

  亚历山大·高尔察克(1874-1920)有土耳其血统,早年因在极地探险中的事迹而声名鹊起。一战期间曾出任黑海舰队司令。后来,他在英国和日本的扶植下,成了名义上的“全俄最高执政”,但由于拙劣的管理能力,他的政权很快被苏俄击败

  虽然机关算尽,但高尔察克还是忽略了许多环节:由于加煤站、加水站都被破坏,他的专列只能蹒跚跛行。而在捷克人控制的路段,由于军团的运兵车和运煤车才有优先通过权,他们更是常常被截停长达十几个小时。

  在走走停停一周之后,高尔察克变得格外恼怒。他向谢苗诺夫发去一封密电,要求他对捷克人实施报复——但非常不巧的是,这封电报虽然是加密的,但它还是被捷克人截获并破译了。令情况更尴尬的是,捷克人和苏维埃政权已经缔结了协议:双方将停止武力攻击,同时,捷克军团也将向苏方引渡高尔察克及其下属。

  但此时,高尔察克并不知道自己沦为了捷克人的筹码,令情况雪上加霜的是,他还拒绝动用手头的黄金储备向相关人员行贿——他这么做也许是由于高傲的天性使然,也可能是计划利用这笔财富东山再起。但在另一些历史学家看来,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也许是,他根本不害怕捷克人的威胁:他手头仍有7辆全副武装的列车,只要捷克人的“雏鹰”号不出现,他就不必感到担心。

游民星空

  1919年冬季,行驶在伊尔库茨克地区的“雏鹰”号,它很快将在拘捕高尔察克的行动中扮演一个关键角色

  12月13日,伴着刺耳的刹车声,高尔察克的专列抵达了鄂木斯克以东约1000公里的马林斯克(Mariinsk)车站,但在这里,他们接到了一条令人不快的消息:一名捷克少尉要求他们开进慢车道,并等待放行的命令。但在几天之后,这道命令迟迟没有到来,捷克士兵却在周围越聚越多,同时,“雏鹰”也驶入了与之并排的铁轨。当上面炮塔徐徐转动时,高尔察克突然明白了,他已经成了捷克人的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