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翻译 > 西班牙语 > 西语文体大师雷耶斯的狂欢节]

西语文体大师雷耶斯的狂欢节

发布: 2017-11-20 03:56 | 来源:www.jptranslate.com | 查 看:

[摘要]平民狂欢节的宝贵之处在于:这是一种创造。这里的面具不是买来的,不是在店铺里制造的,化妆的人也不想重复历史的故事。戴面具的人们仿佛从地心、从废料堆、从城市渣土、垃圾、粪便里钻出来的。

西语文体大师雷耶斯的狂欢节

狂欢节(图源网络)

咱们要给社会法律加上括号!参加狂欢节的人们遵守狂欢的卫生习惯,头戴面具,可以不拘礼节,在面具里面哈哈大笑。

在中世纪的诗歌里,有一位卡尔纳尔先生(意味着“肉欲”),他一登场就是宰杀家畜。马德里现在的习惯做法是,今天是星期三、四旬斋的第一天,人们从教士手里接过圣灰烬,象征性地开始了狂欢节。

咱们直接穿过卡斯特亚那大街吧,不必注意那些官方站在看台或者花车上的家属,他们无聊地东张西望,(啊哦,没有音乐的狂欢节,真的很凄凉啊!)应该横渡曼萨纳雷斯河:离开马德里才能感受到马德里的堂皇。这里是维多利亚女皇大桥;那边是特哈喷泉。我们来到了一片大草原,几棵高大笔直、有尖尖枝条的树干巍然屹立在高雷西多尔大草原上。远处,皇宫的玻璃门窗闪烁着阳光,那是伊塞尔城堡怡景的范围。空气中散发着芳香的湿气;天气宣告了春季来临。

快乐的人们、化了妆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人人做滑稽的朝圣状,令人想起英国大作家乔叟的故事。秋千和旋转木马炫耀着各自轻佻的样子。七彩花纸在空中颤抖,然后点缀着地面。盛大的烟火时不时地跃上天空。

有人敲打着铃铛过来了,那是狂欢节临终圣礼的队伍,领队是个庞然大物,看不出里面是人呢,还是破布包裹。跟在大物后面的是一群男孩,他们用垃圾堆上的宝贝临时即兴胡乱化妆出一张张鬼脸。这里、那里,在小丑穿的外衣上,黄色的金丝雀急切地跳来跳去。一些村姑女扮男装:男衬衫折磨着她们的乳房,高跟鞋让她们举步维艰,摇来晃去;向上微微翘起的小小脚丫,几乎消失在裤筒里。帽檐下,露出团团发卷;面具后面,一双双罪恶而欢乐的眼睛在窥视你们。

一些人在转圈,一些人互相追逐。那边有两个乡巴佬在搏斗,重复着十七世纪爱用警句和俏皮话的作家们所说的“用绞架”来试试魔鬼的运气。这有些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流行的柔道动作--“跳跃”。仅仅想象一下“绞架”就让人痛苦不堪,我发现在讲述花花公子的传奇故事里有类似的描写:“使用绞架,于是双脚吊在空中,双臂成为绳索。”

一个干干净净的小矮子—从前可能是个行为不端的纨绔子弟—被一种危险的好奇心吸引,穿过人群到了这块属于地狱的天下。他一路上跌跌撞撞,连连道歉,一路上制造了一千零一次礼节上的事故。

这场戏的确残酷,的确自由洒脱;看戏之前应该有精神准备;应该学会忍耐西班牙语骂人、伤人的话语;应该善于为蛮横的欺诈行为喝彩,为快乐的流氓笑话鼓掌。

这个民族荒唐可笑的天才,在此时此地充分爆发了活力。那位人民之子在排练种种过分雕琢的姿势,使出了浑身的弹跳力。这里有人发出疯狂和抒情的呐喊,有人说着没有理智、内容古怪荒唐的黑话。我听见有个小伙子冲着手持驴子面具的另外一个年轻人喊道:

“嗨!你!驴头!”

这句话的意思,我留给那些爱从坏处想别人的人们去解读吧。

但是,最好还是尊重这句话本身破碎的意思吧,那小伙子是在开心时说出此话的。难道没有人追随这个天才的民族所做的跳跃动作吗?这里有因为发笑而做出的动物般的跳跃动作、摇撼动作和发泄怨气的动作;这里有粗鲁的玩笑、木偶式的表情和《塔拉塔琼巴》之歌。

忽然间,伤了风的号角声、嚎叫般的风笛声以及雷鸣般的鼓声从天而降。于是,跳舞—唯一有组织的活动—的人们同时动作起来,撒开的人肉网络震动着大草原。风笛手(天性好动)摇来晃去,眯缝着金黄的睫毛。

平民狂欢节的宝贵之处在于:这是一种创造。这里的面具不是买来的,不是在店铺里制造的,化妆的人也不想重复历史的故事。戴面具的人们仿佛从地心、从废料堆、从城市渣土、垃圾、粪便里钻出来的。的确如此:狂欢节的创造性就是从拾荒者的口袋里冒出来的。就是这一巧妙地捡拾别人丢弃之物的方法终于找到了充分和美好的理由:在那个最最智慧、或者说最最贫穷的寓言里,郊区那个男孩,借助那颗遗传的火星,把破礼帽戴得很低(压住耳朵),双腿插入衬衫袖子里,浑身裹着一块乞讨来的破布,一路跳动,来回转圈,最后来到狂欢节的草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