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赏翻译 > 疑难杂问 > 湘潭成立专业法官会议把脉问诊疑难案件]

湘潭成立专业法官会议把脉问诊疑难案件

发布: 2017-12-07 20:44 | 来源:www.jptranslate.com | 查 看:

(原标题:湘潭成立专业法官会议把脉问诊疑难案件)

审案:“疑难杂症”离不开“专家会诊”

——湘潭成立专业法官会议把脉问诊疑难案件

记者 于振宇 通讯员 曾毅 曾妍

司法改革不断推进,法官独立办案,遇到拿不准的法律问题怎么办?没有审委会把关,案件质量怎么保证?遇到疑难杂症,医院里有专家会诊。而今法院里也有了专家“会诊”。

今年6月,湘潭市在两级法院全面开展专业法官会议制度试点工作,用专家智囊团会诊疑难案件,为法官公正独立审判提供后援支持。

没有审委会把关,案件质量怎么保证

过去,法官审判中遇到解决不了的难题,就提请审委会进行裁判。如今,司法改革要求,审理者要裁判,裁判者要负责,审委会将逐步不再审理案件。法官独立办案,遇到难题怎么办?没有审委会把关,案件质量如何保证?这是司法改革中很多人担心的一个问题。

“这个相当于是合议庭的‘参谋部’,但专业法官会议对研讨的案件不做决定,提交的咨询意见供审理案件的法官组成的合议庭参考。”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廖迪文介绍,今年6月17日,湘潭在两级法院全面开展专业法官会议制度试点工作,按照刑事、民事、民商事、行政、执行设立5个专业法官会议,每组由各业务庭长与资深法官5至10人组成。

廖迪文介绍,2013年启动审委会机制改革以来,湘潭中院就率先在全省开始了专业法官会议制度的探索,今年6月在湘潭两级法院试点。审理法官如果遇到有的案件在事实认定、法律适用等方面拿不准,就可以组织专业法官会议。专业法官会议讨论后仍不能解决的案件,再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

“重大、疑难、复杂案件,事实难以认定、法律适用模糊,合议庭往往存在较大分歧,很难作出判决,这种情况下,专业法官会议提供的参考意见对于可能存在理论不足、实践经验欠缺的合议庭或独任法官而言,弥补了少数合议庭和个人司法能力的欠缺。”廖迪文介绍,在专业法官会议中,参会者均由资深法官或法学专家组成,无论身份、职务一律平等,会议成员独立发表意见。

根据司法改革的有关规定,庭长不再签发法律文书,但仍必须肩负案件管理监督职责。对于某一案件,庭长的判断与合议庭并不一致,或者案件判决引发争议,怎么行使审判监督权,防止冤假错案发生?《专业法官会议规则》成为了一个很有效的途径。当合议庭的判决引发争议时,庭长可提请法官专业会议对案件进行讨论研究,合议庭须对专家讨论意见给出答复。

同案不同判?专家“会诊”统一裁判尺度

2016年9月30日,因贩卖、运输毒品罪,47岁的杨芳(化名)和31岁的张亮(化名)被判处死刑。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4月至9月,被告人杨芳、张亮等6人多次进行毒品犯罪活动。其中,杨芳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7万多粒、海洛因378克。张亮累积贩卖、运输麻古7225克。庭审中,张亮的辩护人辩称,审查阶段,张亮主动揭发了他人的犯罪行为,具有重大立功情节。并且,在与杨芳的共同犯罪中,张亮是从犯。

张亮究竟能否立功?是否是从犯?合议庭意见不一。作为此案的审判长,湘潭中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副庭长唐铁湘将案件提交专业法官会议讨论。经过一番争论,得出一致结论。虽然被告人张亮揭发他人的犯罪行为,但被揭发者是其贩卖毒品的上下线,按照法律规定,这不属立功。且张亮与杨芳是上下线关系,不构成共同犯罪。

“以后,在审理这类案件中,遇到同样的疑难,我们就有了参考标准。”唐铁湘说,“组织专业法官会议讨论,集思广益,能帮助法官正确理解适用法律,统一案件裁判尺度,避免同样的案件有时在不同的法官、不同的法院判决结果有时差别很大的情况。”

80%的案件在专业法官会议层面得到解决

廖迪文告诉记者,关于审判委员会研究案件的情况,省内其他中级法院一般是每周召开一次审委会,一年召开约50次,每次研究案件约10件,一年研究案件500余件。

湘潭中院自本届班子组建以来,会议次数和研究案件数均逐年下降:2013年召开审委会15次,研究案件112件;2014年召开审委会13次,研究案件81件;2015年召开审委会10次,研究案件65件;2016年以来召开审委会7次,研究案件25件。

为什么会实行这样的举措?廖迪文说:“审判委员会的职能是研究大案要案疑案,总结审判经验,指导审判实践。过多参与个案讨论研究,审委会的会议质量难以得到保证,很可能流于形式,起不到真正作用。专业法官会议制度订立以后,审委会就有了一个‘过滤器’,80%的案件在专业法官会议的层面得到有效解决,审委会可以腾出时间精力管大案、管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