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韩语学习 > 阅读 > 聂鲁达怎么看中国?]

聂鲁达怎么看中国?

发布: 2017-06-01 11:48 | 来源:www.jptranslate.com | 查 看:

(原标题:聂鲁达怎么看中国?)

李峥嵘“你给世界带来一缕奇怪的芬芳,

茶与灰烬混合的芳香。

此时,你拿着空盘站在庙门口

用你苍老的眼神注视着我们。”

这是智利诗人聂鲁达写给中国的诗。他曾三次到过中国,在他笔下,三次到访有三种不同的感受。

聂鲁达,享誉世界的诗人,20岁发表成名作《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1971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聂鲁达还是位赫赫有名的外交家。在他的自传《我坦言我曾历尽沧桑》中,书写了不少作家和艺术家、政治家的逸闻趣事,读来引人入胜。

1928年,聂鲁达第一次到中国上海,他说自己是一个钱不多、又有着可悲的好奇心的乡巴佬,晚上逛了一家又一家歌舞厅,返回轮船的路上,他坐上了三轮车。下雨了,车夫用一块油布把车前面挡得严严实实,开始他还感叹中国人真是细心周到,没想到很快就被打了一闷棍,人力车夫把他拉到荒郊野外,抢走了他所有的钱,当然按照上海强盗的礼数,留下了护照。

1951年到中国,这已经是一个崭新的国家,道德之纯洁令人惊奇。聂鲁达给中国人很高的评价,他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爱笑的人。他们笑着经历过无情的殖民主义,经历过革命、饥饿和屠杀,没有任何一个民族比他们更懂得笑。中国孩子的笑是这个人口大国收获的最美的稻谷。”但是他也无情地指出,中国人的笑容有两种,一种是麦色的脸上自然灿烂的笑,另一种是瞬息万变的虚伪的笑,可以在鼻子底下随时贴上, 也可以随时撕下,这两种笑来自两种人——人民和官员。他可是花了不少心思辨别这两种笑容。当时的艾青、茅盾、丁玲都给了他真诚美好的笑。

他注意到了当时中国的物质匮乏,中国人都穿着分不清男女的蓝工作服。哪怕要买一双袜子、手帕都会变成一件严重的事情。经过官员的紧张讨论,聂鲁达一行浩浩荡荡从酒店出发。聂鲁达等外国朋友坐第一辆车,后面是保卫人员、警察、翻译。车队一到百货商店,中国保卫人员飞快地把顾客赶走,阻断交通,用身体筑成路障,只让聂鲁达等人通过。聂鲁达低着头进去,低着头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小包,心里暗暗发誓绝不再出来买袜子了。

五年以后,1957年,聂鲁达再次来到中国。他发现了什么呢?蓝色不见了。五年的纺织工业发展能够让中国妇女穿上五颜六色的服装。街道已经变成了美妙的彩虹。他被长江、石林的美景所陶醉,他赞美劳动者:“这个民族根本就不会造出任何丑陋的东西,连最原始的草鞋,都像是稻草制作的花朵。”同时他也敏锐地注意到个人迷信正在神州大地蔓延,“这个神话注定要垄断革命意识,要把一个属于大家的世界的创造仅仅握在一个人手中。”不久以后,聂鲁达的好朋友丁玲、艾青都被发配偏远地区、剥夺了创作的自由。

聂鲁达在题记中写道,传记作家的回忆录和诗人的回忆录不同,传记作家着力如实记述,精确再现许多细节,但是诗人的回忆录“为我们提供一座画廊,里面陈列着受他那个时代的烈火和黑暗撼动的众多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