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赏翻译 > 最热悬赏 > 狗狗最怕热,他和它一起坚持]

狗狗最怕热,他和它一起坚持

发布: 2017-11-07 12:41 | 来源:www.jptranslate.com | 查 看:

  凌晨4点,阳光还未从地平线那一端懒洋洋地舒展开自己的肢腰,但空气里已提前酝酿着难耐的闷热。

  “汪、汪……”中村国道边,突然传来一阵紧过一阵的狗叫声。这阵阵犬吠其实来自杭州市公安局设在那儿的警犬基地。对于这里来说,炎炎夏日的一天已经拉开了帷幕本报记者跟着训犬员张平和他的战友朝着犬室走过去,警犬十分敏感,才走到第一个犬室,那只拉布拉多已经跳着嚎叫起来。

  “那是它们在喊热呢。狗最害怕天热,这种天气,集中训练最好是凌晨和夜间。你看,我们也只能跟着起早摸黑了。”张平从犬室里拉着一条斯宾格搜爆犬,这条名叫“佳鹿”的警犬蹦跳着冲向了训练场。

  高温再次光临杭州,在这些骄阳似火的日子里,怕热的警犬和它们的训犬师,是如何度过这漫漫的暑假。本报记者走进杭州市警犬基地,那晨光中一人一犬的背影,正是我们关注的缩影。

  一个最普通的坐姿,要练十万次

  半花白的头发让年过半百的张平看上去有些憔悴,因为训练时都穿一身的黑色的运动服,老张显得格外消瘦。

  “先得和佳鹿玩一玩,它和孩子一样的。”老张说着,便提一下绳子。佳鹿便围着老张转着圈地跳跃。

  “跑!”老张一声令下,警犬嗖地往前跑起来,老张也得跟着。看着日头才刚出来,我也跟着老张跑起来,这一跑才知道,竟是出奇的辛苦。警犬的速度很快,而且常常变向,训犬师不仅得跟住它的脚步,还要随机应变不断给出指令。这些道理,都是我一身大汗地坐在地上后,老张笑着告诉我的。

  “体能对警犬来说十分重要,这和人一样,没有好的身体就干不了事。”要说训练警犬,在杭州公安中老张算是最有资格的一位,从1983年至今,他一直就没有离开过警犬,“我和佳鹿已产生了特殊感情,这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来!”老张一声喊,10多米外的佳鹿乖乖踱到了他的身边。

  “坐!”佳鹿头朝前,一屁股坐下。

  一套指令下来,老张的后背已经湿透。他告诉我,别看佳鹿很听话,但这都是一遍遍枯燥的训练得来的。“这每一个动作,都是十万次训练才能练成的。你想,一个几岁的孩子,就得听你的话,说坐就坐,说跑就跑,有多难,”老张说,无数细节的命令,都是反复训练的累积。

  这训练有多累,单单早上两个小时已经让我有点吃不消。而老张走下训练场,裹在身上的训练服不知湿透了多少次。他先灌下了一大瓶凉白开,我以为他要休息一下,却没曾想他又再次走向了犬室。

  原来,他还要兼职“清洁工”。

  “不管是老警犬还是新的,你对它怎么样,它是知道的。它喜欢看你打扫他们的房子。因为那让它们觉得亲切。”其实犬室不复杂,外面是一间上面通气的小房间,而里面则是封闭的。老张先用水冲地面,然后拿起扫帚开始扫地。佳鹿坐在门口摇起了尾巴,看起来显得十分开心。看到老张累了,汗出如浆,它也会突然叫起来,似乎是在让老张歇一会儿。

  老张说,佳鹿的小窝一天要清洗两三次,每次都得花上半小时左右。“但只有这样,它们才会记得你。要安心做一个训犬员,如果没有耐心的心态肯定不行。”

  为了适应高温,一人一犬在训练场上不断奔跑

  在追捕周克华的过程中,警犬“雷鸣”中暑身亡。

  高温对于警犬来说,犹如天敌。老张说,狗身上没有汗腺,只能依靠舌头排热,所以最怕中暑。一旦出了这种问题,那就麻烦了。

  老张还记得那天正好是西湖大道的凶杀案,他和心爱的佳鹿一直忙到凌晨,连着跑了几个方向,到最后佳鹿几乎累得都站不住了。

  昨天中午时分,杭州的气温在36℃以上,而训犬场上无遮无挡,除了脚下的草地,就是火辣辣的阳光,站在那里温度直逼50℃。

  老张把佳鹿牵出室外,我好奇地拦住他问,不是说只在凌晨和晚上训练吗?“狗什么都不怕,最担心就是中暑。”老张无奈地摇了摇头,实战的时候是不管白天黑夜,也不论春夏秋冬的,“虽然中午不适合训练,但为了适应各种搜爆情况,所以还是要训练一下佳鹿在不同情况和环境下的适应性。”

  “上!”老张一声令下,佳鹿咬着牙蹿上横梁,在障碍物上上下跳动,努力做着一系列的动作。日头下的我只是旁观,就已有些头晕目眩,但老张和佳鹿却依然在如风地奔跑着。

  一个训练流程下来,佳鹿伸着舌头大口吐气,老张心疼地喂它喝着水,丝毫顾不上自己脸颊上那一道道流淌的汗水。有汗水流进了眼里,他也只是甩甩头,手却一刻不离地抚摸着佳鹿。

  他说大热天,佳鹿这么拼命,心疼。

  莫名的皮肤病,是每个训犬师的“勋章”

  “作为警犬,再苦的训练都得熬下来,不然谁来破案,关键时候怎么顶得上去。”老张觉得这个过程里,作为训犬师,必须一刻不离。